BMTD 's Yard of Fun

Technology, Sports, Music, Chinese Essays

Browsing Posts published by mmpower

田、雷都是陈发科的弟子。

田秀臣演示陈式太极一路。

1 of 2

2 of 2

雷幕尼演示陈式太极拳二路:

资料:田秀臣

田秀臣与北京陈式太极拳 (ZT)

   田磊
  田秀臣 (1917-1984) ,河北完县人。幼年体弱,因以习武,一九三五年在崇外花市大街火神庙 “ 大兴县第一国术社 ” 师从著名武术家唐凤亭学习形意拳,以及少林拳和器械,长于哪吒枪、锁口枪、五虎断魂枪,并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和中和戏院做过多次表演。
1941 年,田秀臣在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 “ 王文通笔墨庄 ” 当掌柜,此处正与被誉为 “ 太极 —— 人 ” 的陈氏十七世陈发科前辈的居所 “ 中州会馆 ” 斜对,因以得识,并倾慕陈发科老师纵放屈伸,擒拿跌打, “ 挨着何处何处击 ” 出神人化的推手功夫所折服,开始学习陈式太极拳。为了学好陈式太极拳,他经常请陈老师到笔墨庄单独教学,十几年如一日,学习了陈式太极拳一路、二路 ( 炮锤 ) 、陈氏大杆、太极棒、推手、大捋、乱踩花,且留有与陈发科老师推手的五张照片 ( 这些照片在沈家桢、顾留馨所著《陈式太极拳》一书中被采用 ) 。
1946 年在陈师六十大寿时,田秀臣、李经梧、孙风秋、宋麟阁等四人,正式递帖拜在陈师门下。由于学习刻苦,所以其拳酷似乃师,深为乃师所赞许,并为同门所称道。后来,受陈发科老师的委托到棉花胡同代师传艺。
1961 年,田秀臣老师秉承师志,开始在东单花园传授陈式太极拳,他保持了陈发科老师原有的风格特点,行拳舒展大方,气势饱满,动作刚柔相济,快慢相间,松活弹抖,行拳时以身带手,螺旋缠绕,意中潇洒,意气融合,内外合一,周身相随,舒展大方,给观众以美的享受。他对学员不论地位高低、经济条件好与差,对拳的领会快与慢,全都一视同仁,耐心细致,一丝不苟教会为止,得到了后辈同学的一致赞誉。正如 1963 年同学们赠给他的横幅中写道的 “…… 秀臣师乃陈氏亲传,且练修并重,能调济刚柔,拳形活泼,意中潇洒,意气融合,内外如一,乃德才兼备之良师。使吾辈学者易于深造,裨益大焉 ……” 。因此从学者甚众,是陈式太极拳在北京承 — 上启下的第二代传人。
1978 年,田秀臣老师应北京体育学院武术教研究的邀请,在该院教授陈式太极拳。从学者有阚桂香、刘玉萍、周佩芳等教练及许多干部职工,并拍摄了陈式太极拳第一部影视资料片,为保持陈式太极拳这一传统古老拳种的原有风貌留下了珍贵资料,使后辈学有所本,学有所规,学有所成。
1981 年,日本太极拳协会三浦英夫委员长和中野春美副委员长、高谷宽顾问和武田幸子都先后慕名拜访了他,观看他的表演和教学。还在日本 1982 年《太极》元旦号刊登了他的拳照。改革开放后常有老师后人来京拜访求教,他总是耐心解说 — 一示范并合影留念。
1982 年 12 月 5 日参加全国武术工作会议,会上徐才同志指出: “ 如果我们不及时挖掘整理,就有人琴俱亡的危险,就要犯极大的错误,因此挖掘武术遗产的工作是当务之急,迫在眉睫的事,武术需要抢救 ” ,并号召: “ 全国老武术家拳师站出来,组织起拳社、馆、站等组织 ” 。田秀臣和师弟冯志强积极响应这个号召,发起组织筹建了陈式太极拳研究会。
1983 年 4 月,经市武协批准成立 “ 北京武术协会陈式太极拳研究会 ” ,田秀臣老师被选为副会长负责技术工作。
田秀臣老师不但技艺精湛且武德高尚,他处处谦虚从不炫耀自己,贬低别人,所以兄弟拳种的老师也经常来助兴,切磋技艺。师兄弟之间也是经常往来互相学习亲如兄弟,在教学方面互相切磋。对求学者,师兄弟之间,根据学员的条件,互相推荐学员,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在教学上他诲人不倦一着 — 式不厌其烦地一丝不苟反复示范,所以很多学员在赛场上取得好成绩,培养了一批教学人才。现在很多人都在教学第一线。
由于他教学认真平易近人,兄弟拳种的老师也都愿到辅导站来助兴交流,有很多人是带艺投师,星期天在文化宫红墙外有 1130 多人或交流学习心得或切磋技艺。 1982 年曾有人在人民日报撰文盛赞当时的盛况。

 

跟着用户走到沟里 15:13 2/26/2008, 白鸦

1、交互设计大师、“Macintosh”之父Jaf Raskin)曾说:好的设计不会让使用者养成对今后工作不利的习惯,但设计人员却经常有意无意地给用户设下坏习惯的陷阱。事实上,良好的设计应该在 给用户带来帮助的同时,把对其未来可能出现的限制性障碍降到最低, 保持使用者自由的可扩展性。
这说的是交互设计。放在产品上亦然。

2、很早的时候么么只要被抱到厕所把尿就大哭,在客厅就没事,但妈妈还是哄着去厕所把尿,现在么么已经习惯了在厕所尿尿。
事实上所谓“设计人员经常有意无意地给用户设下坏习惯的陷阱”,更多时候缘于“一味顺从用户表面需求和习惯”或者“把用户假设的太笨”..

3、当你设计一个IM,担心用户不知道按回车就可以发送,为了让用户很快的上手就在明显为止设计一个大“发送”按钮,搞的某些用户习惯性的去点“发送”而不采用效率更高的“回车”。最终永远都无法把“发送”按钮去掉,甚至无法弱化“发送”按钮。

4、不仅设计如此,产品的发展过程更是如此,而且其中的“陷阱”会更多。有好的也有坏的。(以下范例列举,请勿对号入座)
当你计划做一个“生活图片社区”,一开始发现很多人传上来的都是非生活图片,更多人转载网上的美女照片发过来,可你现在没有多少用户量而且很需要“流量”,只好默许(甚至鼓励)他们这么做。最后你的图片网站质量大大下降,成了一个图片转载的垃圾站…
当你做一个和现实生活紧密结合的“实名”社区,要求用户必须用实际姓名,但很快你发现很多人还是习惯用“网名”,于是任由他们那么做,最后这个社区还是由“网友”组成的“虚拟”社区…
你在企业协同的IM,可开始宣传面并没有那么广,企业目标用户上来很慢,反倒有很多人在上面“拉皮条”,于是你就开始基于“拉皮条”的需求进行改版,于是做成了一个低价值的网上色情交易工具,不死不活无法运作下去…
你要做一个线下活动的同城社区,本来是要做白领人群的先下角有,可发现以开始参与都是小姐或者找一夜情的家伙,于是你开始为他们的需求改变交友规则,慢慢做成了一个拉皮条的公司,最后被取缔…
你想做中国最NB的博客网站,可博客的概念还没起来但你急需得到“数据”上的成绩,而且用户还不习惯通过一个个的bloger去看内容而是习惯了直接浏览内容,于是你认为做内容是最“快”的途径,于是你做成用户一打开网站全是和sina\sohu一样的内容模式(你要求网站首页至少8屏长),最后你成了用sina的手段和sian竞争,最后你的网站死了…

5、你在做搜索引擎,用户提出他们搜索之后有很多交流的需求,于是你作了一个大社区,接着你又发现用户在大社区上总是交流娱乐内容,于是你又开始搞娱乐,
最后你发现你的品牌被自己慢慢的低端化了,和电子商务等偏高端市场无缘…

6、当然,我大部分不赞成哪些强硬限制用户行为的做法。
如果么么一上厕所把尿就哭,我只能给他哼歌或者逗着玩、把厕所的灯都打开,引导他不讨厌厕所然后慢慢习惯在厕所尿尿,而非不管他怎么哭也非得硬性强制他在厕所尿,边哭边尿是不行的。
作为家长首先得坚持“要让孩子在厕所尿”,如果“引导”也不起作用,适当的时候可以吓唬他但不能真的揍他。比如:
flickr有过声明:我们鼓励远传图片,不欢迎转载的图片,发现转载的图片有可能删除,严重者封闭帐号。但flickr只是在早期屏蔽过极少的用户帐号,而且还只是在早期;
facebook为了保证“生活社区”的质量,一开始只能使用校内邮箱,慢慢产品成型“现实社区”成为了约定俗称的习惯后才到逐步开放(当然邮箱限制只是其中的一环,主要决定因素应该是市场的发展);

7、当浴缸里只有一碗水的时候点一滴墨就会使整个浴缸变得肮脏,当浴缸装满以后偶尔一两滴墨水根本无所谓,而且那个时候看着干净的一缸水也没人“道德败坏”的去滴墨进去。
这些很有技巧性的“引导”我们很难在国内的模仿者那里看到,能有意识去做“限制”或者“删除”的网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8、确定方向是什么、搞清楚什么东西对用户才有真正的价值,实在很难但也实在很重要。
“我们完全是根据用户需求的演变而发展产品的,用户需要什么我们就满足什么”其实都是成功后骗人的鬼话。
中国互联网一直到现在,养活我们的衣食父母一直不是中高收入人群,(对于低收入人群的广告轰炸、针对低收入人群的SP业务、针对青少年的网游是这些年来互联网的收入命脉)。看着用户要什么就给什么,即使能活下去最后也只能变成低端化。要不你做成MOP,要不你做成Tianya,到了一定程度只能不饱不饿的活着,越是烧钱做大越是死的快。

9、当然,并不是说低端化不好。但低端化的企业永远没有“伟大”的资格,特别是那种用户和做法都很低端化的。

记得文成德周曾经说过安校长留小胡子的照片象"玉面飞龙肥螳螂"–某电影里王晶的扮相–那个玉面飞龙肥螳螂就是使的螳螂拳,见下图.


看到王晶背后那个螳螂影子了吗

我公司的老板, 白人, 业余是附近一家Gym里的螳螂拳教师, 根据他的的说法, 螳螂拳的祖师是清朝山东人王朗; 他们所教的叫做"竹林螳螂拳"(Jook Lum Tong Leong),是一个老美号称融合了螳螂派各支流,包括七星螳螂,梅花螳螂等等,加上日本空手道,再加上猴拳和龙拳技术创立出来的流派, 非常牛叉.

我去他们的网站上一看, 赫, 穿的是日式的袍子光着脚, 整个一空手道道馆; 招生广告上吹嘘的是: a Chinese Karate called Jook Lum Tong Leong…"Jook Lum Tong Leong is a Chinese Karate Hard Style system";几个师傅都是白人,但却都取了个中国名字: 一位叫"徐达"大师 (明朝开国元勋,Master Tsu-Ta), 另一位叫"毛竹"大师 (Mao-Tsu)…看照片姿势倒很威风,不知打起来如何,但我的那位老板平时带着墨镜确实有点功夫高手奇诺李维斯的气势。。。


美国竹林螳螂拳的标志

最近看了一些视频,则是正而八经螳螂拳师的表演。其中这个视频是60年代初在台北的一个聚会上,本来可能是一场寻常聚会,不知谁提出切磋表演一下,而在座者碰巧有摄像机于是就有了这段影片。片中有苏昱彰和其他一些台湾著名拳师。

苏昱彰大名鼎鼎,搜索一下可以看倒他的许多故事, 曾号“闪电手”;据说他的徒弟是有名的实战能打,曾经多次打败泰拳高手。不知真假,但看视频,是挺不错的。

陈是当年李小龙、成龙一代的二线武打明星,曾在一些成龙、梁小龙以及许多其他武打电影、电视剧里扮演过角色。

跟许多早期的武打明星类似,陈是有真功夫的,而不是后来靠特技出来的。

香港不少艺人,尤其是武师、武打明星之类涉黑,陈惠敏也是。传说他当年是14K的成员, 也曾因打死过人做过牢。不少明星一般是跟黑社会有间接瓜葛,而陈当年估计是武师出身直接参与过街头打杀。(类似的知名涉黑明星还包括80年代经常演出黑社会大哥的邓光荣)

这个片子是一场真实的擂台赛,大约在25年前。陈惠敏现在算起来大约有60岁了。

老一辈的香港武打明星有不少是跟人真刀真枪打擂台的。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徐小明多次与泰拳打擂的故事。

陈有南拳蔡李佛拳法的底子,又受过泰拳训练。

在此影片里还可以看到台下观战的成龙。

黑客帝国产业链调查:熊猫烧香一年赚千万
出处:大洋网-广州日报 | 2008-2-15 9:37:18 | 阅读 5501 次

2月3日,在一家大型门户网站工作的刘小姐,一回到家就习惯性地打开电脑,浏览网页。突然,word文档自动打开,上面自动在书写着:“我看了你的照片,你真的很漂亮!”

2月3日,在一家大型门户网站工作的刘小姐,一回到家就习惯性地打开电脑,浏览网页。突然,word文档自动打开,上面自动在书写着:“我看了你的照片,你真的很漂亮!”

  职业的敏感让刘小姐立即意识到电脑感染了木马程序,她立即关闭了电源。“没想到我自己的电脑也中了‘灰鸽子’,变成了‘肉鸡’。如果我不关闭电源,黑客还控制着我的电脑并可能发出大大小小的数据包,那样我的电脑就没有任何机密可言了。”

  据介绍,灰鸽子是最近几年最为疯狂的病毒之一,《2007年中国电脑病毒疫情互联网安全报告》把它列为2007年第三大病毒,中毒后,电脑会被远程攻击者完全控制,黑客可轻易地复制、删除、下载电脑上的文件,还可以记录每个点击键盘的操作,用户的QQ号、网络游戏账号、网上银行账号,可被远程攻击者轻松获得。而中毒后任黑客宰割的电脑就叫“肉鸡”。

  实际上,在中国,有几千万的网民如刘小姐一般,毫无察觉地为网络黑色产业链无偿地“贡献着力量”。据金山毒霸全球反病毒监测中心统计数据,2007年全国共有近5000万台计算机感染病毒,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8.15%,互联网用户遭受过病毒攻击的比例占到90.56%。其中,仅仅广东就有500多万台电脑中了病毒!

  “互联网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没有不透风的墙,在黑客高手眼中,任何系统都有漏洞。可以说是‘越互联,越危险’。去年3月,互联网病毒业‘标志性建筑’的‘灰鸽子’工作室停止了病毒的研发。但是由于‘灰鸽子 ’源代码已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灰鸽子’的余威依旧将在互联网上肆虐。黑客纵横互联网的状况并没有发生改变。”刘小姐介绍说。

  黑客大多是80后

  影响到数以千万计互联网用户的黑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他们窃取他人电脑资料仅仅是为了满足窥视欲?木马程序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经济利益?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进入国内一些黑客网站和论坛进行调查。

  在一家专门出售游戏客户资料的“游戏信封网”,记者通过QQ认识了一名黑客——他只愿意透露姓胡,并默认记者称他为“黑客胡”。

  据“黑客胡”介绍,他今年23岁,去年电脑职业专科刚毕业,现在深圳一家软件公司担任程序员。“黑客胡”的QQ名字就叫“出售一手信封”,个人简介里清楚地写着“(提供)各类黑客服务:出售各类程序,黑站挂马,黑站拿程序!入侵!”

  据“黑客胡”介绍,目前中国的职业黑客,大部分都是像他那样的80后的年轻人,很多人没有正式的职业,专门依赖黑客生意为生。

  2007年2月,破坏国内上百万个人用户、网吧及企业局域网用户的“熊猫烧香”病毒案告破,这是我国破获的国内首例制作计算机病毒的大案。而让人颇感意外的是,传说中的“毒王”——“熊猫烧香”病毒编写者李俊只是名普通的25岁男孩,最高学历仅为职业技术学校毕业。

  但“黑客胡”说他平时比较谨慎小心,“客户”来源一般都是通过BBS或者熟人介绍,然后双方通过QQ进行交流。“我的服务针对特定客户会有所不同,不会像‘熊猫烧香’的开发者李俊那样把一个病毒程序到处卖。”他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出现大面积的病毒爆发。

  像“黑客胡”这样具有病毒程序编写能力的“黑客”,在圈内被称为“卖枪者”。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制造出黑客工具,然后将这些黑客工具卖给下游的买家。

  一年能进账千万

  买家花费几百元至数千元不等的价格在“黑客胡”这样的“卖枪者”手中买到“黑客程序”——目前大多数是木马病毒。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将这些病毒植入特定的网站,这个步骤叫“挂马”,可以由买家自己完成,买家若没有能力完成,则可以聘请专门的“挂马者”完成。

  “黑客胡”有时候也会替买家做一些“挂马”的动作。“挂马”的对象一般是一些有一定流量且有安全漏洞的网站,这些网站一旦被植入木马,其浏览者就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感染木马病毒,其电脑上有价值的信息也就可能落入买家之手。另一种“挂马”的方式则是通过垃圾邮件,或者在论坛上张贴含有木马病毒的文件吸引用户下载。一旦成功,大量的目标信息就会源源不断地被黑客工具所盗取。

  而批量传送给黑客信息在圈内叫做“信封”,根据产品不同分为 “装备信封”、“QQ信封”等等。“信封”的销售就相当于产品销售中的批发环节。一般黑客会从中扫出最有价值的信息,比如位数较短或级别较高的QQ号码。然后这些经过筛选的“二手信封”就流入“零售环节”。“零售商”将“信封”解封后,通过BBS甚至某些电子商务网站等渠道对盗来的Q币、网游装备等“虚拟财产”进行最终的销售。

  “卖枪者”、“挂马者”、“大买家”、“零售商”,每个环节都有利可图,经济利益让“黑客”这一曾经有些“技术骑士”色彩的名词迅速污名化。但“黑客胡”说:“在这个链条中,真正赚钱的是大买家(即‘信封’的盗取者),如果用得好,一个月赚几万元不是难事,甚至有人年收入过千万元。”就这样,通过少则2~3人,多则10余人的合作,源源不断的有价信息通过这条黑暗的链条被盗取,然后卖往世界各地。

  据了解,“熊猫烧香”的程序设计者李俊,每天入账收入近1万元,被警方抓获后,承认自己获利上千万元。

病毒造成损失76亿元

  “无论是出售‘信封’,还是‘卖枪’,这还不是最赚钱的,真正赚钱的是卖网站漏洞。这可不是一般程序员能做的,只有掌握了高超技艺的人才能在大企业的网站中找到漏洞。”“黑客胡”有些得意,“由于找漏洞多数是企业之间利用这些设计漏洞进行攻击,所以一个漏洞可以卖到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不仅如此,黑客还会被要求设计病毒的升级程序以及反杀毒程序。同时,黑客还会利用在互联网上受集中控制的一群计算机,发起大规模的网络攻击,这群计算机在黑客界被称为“僵尸网络”。

  据中国互联网安全最高机构——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中,有5个僵尸网络操控的“肉鸡”规模超过10万台,个别僵尸网络能达到30万台规模。这些僵尸网络可以被租借、买卖,黑客们每年可以有上百万元收入。

  据中国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处理中心估计,目前这条“黑色产业链”的年产值已超过2.38亿元人民币,造成的损失则超过76亿元。

  黑客产业分工明确

  在网络病毒被制造者卖出之后,病毒的旅行才刚刚开始。“以一个盗窃虚拟财产的病毒为例,买枪的人拿到程序后,通常会雇用一个僵尸网络来传播病毒。传播出去的病毒可以偷窃用户网络游戏的游戏币,还可以偷盗游戏中的武器,把偷盗的序列号发到指定信箱中。”“黑客胡”说。

  “僵尸网络是传播病毒的核心,但是也有比较简单的传播病毒的方法。”“黑客胡”笑了笑,“你早上起床,来到一个网吧,把网吧中的30台机器都染上病毒,然后你就可以回家等着收钱了。”

  这时,每台中毒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者或者是僵尸网络的持有者,都可以拿到五分到五角之间不等的收益。黑色产业链发展到这一阶段,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分工,“一个团伙通常有十几个人,有人负责传播病毒,有人负责卖偷盗来的虚拟货币,有人负责洗钱。”

  “对虚拟货币的洗钱方式,通常是团伙内的人,在一个网络游戏上开设许多账号,比如偷来网络游戏中的一件武器,在这些账号上被多次转移后,再卖出。游戏公司也不知道哪些账号是真的游戏玩家,哪些是买卖的人。”黑客胡说。其他偷盗来的虚拟货币会以批发价向下一级代理出售。此外,黑客们设计的其他木马程序还被刻成光盘,批量生产,进行销售。根据“独家性”和“功能性”,价格有几十元,也有上千元。

  还有一些黑客组织可提供恶意广告插件的服务,使用户电脑弹出特定的窗口。弹出窗口每千次的售价是12元,国内目前至少有50家恶意广告代理商。据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估计,仅恶意广告的年产值就达1.08亿元。

  刑事犯罪直线上升

  目前,QQ可以说是黑客的重灾区。腾讯公司首席行政官陈一丹介绍,高峰时期,腾讯公司每天大概有10万人次填写申诉资料,反映QQ密码被盗。

  除了QQ以外,网络游戏也是黑客施虐的地方。据瑞星公司发布的2007年十大病毒中,游戏相关病毒占据3个。密码失窃、装备被盗卖,已经成为网游玩家最为头疼的问题。

  与疯狂的盗窃相对应的是,相关的刑事案件呈直线上升趋势。去年5月,国内一著名的网络游戏公司遭到长达10天的网络攻击,服务器全面瘫痪,其经营的网络游戏被迫停止,损失高达3460万元人民币。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计算中心研究员许榕生则对中国网络安全人才培养模式和任用机制表示了忧虑。在国家一些很重要部门,“要留住网络高手谈何容易?这些人才流动性很强,环境与待遇都是现实问题。如果这些‘网络卫士’都没有安顿好的话,网络由谁来保护呢?”

  年前的香港娱乐明星陈冠希的“艳照”风波至今尚未平息。“艳照”曝光究竟是陈冠希电脑被盗所致抑或是黑客入侵?香港警方目前正在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但尚未挖出始作俑者。而这些激情照片却成为不少黑客利用的对象。目前,以此为主题的带毒网站、论坛和博客就有200多个,以此进行传播的病毒多达数百个。消息一出,很多人谈之色变的黑客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

  同时,瑞星公司新近发布的《2007年中国电脑病毒疫情互联网安全报告》称,黑客除了通过木马程序窃取他人隐私外,更多的是谋求经济利益,2007年,病毒(木马)背后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利益催生了病毒“工业化”入侵的进程,并形成了数亿元的产业链条。

  日前,本报记者通过对职业黑客的采访,解开了这一“黑色”的“工业化”经济链条。

  文/本报记者柯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