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起床一看,赫,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我惊诧于花生屯的白了。

这可是今年第一场雪耶! 赶快照相。偶诗兴大发,要为相片题词,遂摇头晃脑,出口成章曰:

不算子 咏雪
——————
黑车身上白,
白车身上肿。
红橙黄绿青蓝车,
全都开不动。

女儿不听劝,
雀跃白雪中。
忽然一跤仰八叉,
还嘴硬 “不痛,不痛!“

嘿,文采直追主席他老人家了,咋就以前没发现自己是个诗仙捏?

”怎么还愣着不去铲雪?“ 背后一声娇叱,破坏了眼前的诗情画意,呜呜。。。

(my old post, he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