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颂

一直有一个感觉:陕西净出高人。这可不是一般的“高”,而是带着汉唐传承,千年中华历史熏陶的。古代就不说了,一首首唐诗就让人神往不已。当代也绝不差:“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人民齐吼秦腔“,瞧这气势,这文化!

我没在陕西呆过,但不妨碍我对陕西的景仰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 中国歌曲/歌手中,我特别喜欢的许多来自陕西或是陕西味:西北风/信天游太早,老崔的一无所有,侯德健的“三十以后才明白“都是陕北风味。“姐姐“的张楚,”回到拉萨”的郑钧,”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的张恒,以及那个唱”楼兰新娘”的杨海潮全来自西安。前两天发的那陕西风味的练死小日本也够有味道吧。所谓摇滚,不就是秦腔吗。

— 拍电影拍的好的是陕西人。什么第五代导演黄土地之类都是从西影出来的。张艺谋是个典型。

— 陕西文人:看了贾平凹写的文章(商州纪事什么的,不算“此处删去XX字“的那本东西)才知道什么叫怪才。路遥,陈忠实们更不用说了,尤其是路遥,“平凡的世界“曾感动得俺清纯少年茶饭不思了好几天。

— 陕西人民博大精深,卧虎藏龙。据说在西安附近随便碰到个人都没准儿身有绝技,或精通字画,或潜心周易…连卖肉的郑屠都是北大毕业的。西安的城墙上一到晚上就高手云集,手执三千年前的yun吹出秦音汉韵。就连小流氓,北京叫痞子,广东叫飞仔/古惑仔,西安却叫闲皮(han2 pi2)–透着点悠闲从容的劲儿。

— 一次我去洛阳春都集团做项目,对方请项目组吃饭喝酒行令。一位对方女VP在酒桌上将我方一帮深圳来的小伙子杀得东倒西歪。差点讨饶之际,一直不做声的“超哥“挺身而出,一通陕西拳救了大家。当时半醉听不清拳词(好像有一句“桃园三“),只觉得其中隐隐有风雷之声。

— 陕西的羊肉泡/肉夹馍真养人!说起这个哈拉子就快流出来了。当年北大东门边上在去逸夫二楼半路上的“老孙家“太带劲了,在天寒地冻的时节来俩肉夹馍,一大碗肉汤,全身上下顿觉summer of love火火烫敢把皇帝拉下马。当年考G之前吃了俩肉夹馍当早餐,结果分数比平时练习最好成绩还高100!(北京的哥们,不知那家店还在不在?怀念哪!)那店老板/小二全是一色的关中大汉,身长丈二,声如洪钟,都是吃羊肉泡肉夹馍吃出来的。

— 陕西人深深认识到中国百姓千百年来的疾苦,真正知道“民以食为天“的道理,所以张口就是“饿“,“饿们“。

— 最重要的是俺认识的陕西蓝虾绿虾们也个个是不同凡俗,别有风骨(为免擦鞋嫌疑,以下略去3000字)……

看到这里,列位老陕有没有觉得全身暖洋洋的颇为受用呢?呵呵这就是羊肉泡的功效啊。以后感恩节别吃火鸡了,改臊子面凉皮肉夹馍吧!只是不幸有谁被勾起“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感觉,那可是要怪在下拍术不精了,罪过罪过。

About: mmpower

Software Architect & Soccer Fun 黑超白袜 = IT 民工 + 摇滚大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