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TD 's Yard of Fun

Technology, Sports, Music, Chinese Essays

Browsing Posts in 旅游风光

侯德健的“歌词1983”写于他从台湾来大陆后的第三个月:1983年的8月, 是我见过的最长的中文歌词之一。这首也和侯的许多其他歌曲一样,是我在夜深人静时才拿出来一个人慢慢欣赏的歌。。。

侯, 中国流行音乐少有的几个大师之一,“龙的传人“的作者,当年学生运※※动的焦点人物,现在却以给人算命为生。。。是造化弄人,还是真的看破了人生?

下载链接: http://www.liuren.com/Downloads/2.mp3

《歌词1983》
 
词曲:侯德健

我们都曾经年少
什么都不知道
却只是爱笑
笑爷爷和奶奶
为什么会那么老

我们都曾经爱笑
笑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却笑的月亮都弯下了腰
却笑的大家都莫名其妙

我们都曾经年轻
什么事都不相信
什么话也听不进
只是漫不经心
小小的年纪
却总是喜欢说
曾经.曾经.曾经……

我们都曾经爱恋
也曾相信什么都不会改变
虽然我们也曾经哭泣
我们的眼泪
却曾比蜜糖还要甜

我们都曾经很穷
总是两手空空
却更恋爱这一份轻松
直到有一天
我们开始有了一点点
才发现…样样…都还…差得远……

曾经有一天
早已记不得是哪一年
我们开始喜欢说从前
说起从前仿佛没好远
想要说清楚
却又怕没时间

说从前
天…总是望不穿的天
路…总是走不尽的远
想要的总得不到
却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作抱怨
那时候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候 我们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时候 我们的汗水曾经比海水还要咸

想当年
我们曾经一起渡河也曾一起过桥
说从前
我们曾经一起上学也曾一起坐牢
我们都曾经一起东征西讨
也曾经几乎就快要一起走到……

想当年 谁不是为了理想而理想
说从前 谁愿意为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当年
谁又不是站在不同的立场望着相同的方向
说到从前
谁又愿意只是为了不一样就拼了命的不一样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
要往那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
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
以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
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关于鸦片战争以及八国联军
关于一八四零以及一九九七
以及关于曾经太左而太右
或者关于太右而太左
以及关于曾经瞻前而不顾后
或者关于顾后却忘了前瞻
以及或者究竟关于哪一年
我们才能够瞻前又顾后
或者以及关于究竟哪一天
我们才能够不左也不右

一次.再一次.永远.总是
同样的故事演了再演
一次.又一次.永远.总是
同样的叮咛劝了又劝
就这样一遍接一遍
总又一天
我们会把所有的栏杆拍遍
只不知道
那究竟要等到哪一年.哪一月
那.究.竟.要.等.到.
哪…一…天…

1989年下半年的“神经”专辑是达明一派的巅峰之作之一。。。其中个人最欣赏的是这首“天问”。。。其他代表性歌曲“十个救火的少年”,”皇后大盗“等都不错。里面还有“神经”--刘以达“开金口”初试啼声的一首。。。

‘天问”取自屈原诗,鉴于当年的政治气氛,达明做这首歌及专辑其它歌曲隐有“皇天集命,惟何戒之?受礼天下,又使至代之?”之意。。。不过偶听歌向来从音乐角度出发,只说一句:好歌也!

歌手:达明一派 专辑:神经

抑郁于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静默无说话
风吹起紫色的烟和霞
百姓瑟缩于惶恐下

谁挽起弓箭 射天空的火舌
谁偷仙丹飞天 月宫安守青天
纵怨天 天不容问
叹众生 生不容问

疯癫于漆黑的火焰下
沙哑的叫喊是乌鸦
汹涌起一天丹徘雪花
千秋的咒诅何时作罢

谁斗胆挽起弓与箭 射天空嚣张的火舌
谁不惜偷仙丹飞天 月宫孤单安守青天
纵怨天 天不容问
叹众生 生不容问

十年前广州的一个组合“蜕变Free"的旧歌,很不错的旋律,电子舞曲风格让人想起Ace of base…

黄金刚,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名字。

相提并论的歌手中,跟张广天比起来,黄金刚的歌中有到类似杨一和洪启那样的真诚--张广天虽然给人感觉是多才多艺的全才的歌但我感觉到油滑,更像是一个投机分子; 黄金刚唯一的唱片是“吟唱生涯",1995年发行。

据说他现在成都等地游荡。。。吟唱

这里的”另一个工人的观点“是“吟唱生涯"中引人注目的一首, 与同专辑中另一首”一个工人的观点“的旋律一样,但是后者只有音乐伴奏没有歌词--其实本来是有歌词的,但是不知为什么专辑里没有收录。政治问题?对比一下这两首歌的歌词:

《另一个工人的观点》

词曲唱:黄金刚

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们早早就停下脚步
一切我们都领教过了
你的做法也没有前途

我们现在想要什么
只要还能生活在中国
每天都会有小恩小惠
还有最近刚刚得到的地位

离开北京我要回故乡
在车上遇见一位老人
他跟我说起这些
他说他看不惯 往后的日子变得多么简单
周围的人也开始显得多余
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么聪明
只要赶快抹杀自己的过去

这个大彻大悟的民族
这次轮到我们满足
只要我们还没走开
哪个敢!

离开北京我要回从前
找那些教我真理的亲人
问他们为了什么斗争
为了什么牺牲 这下场不是唯一
这歌唱不是结论
这梦啊它怎么做
这人他还是工人

和原版:

《一个工人的观点》(原版)

有钱的越有钱,
没有钱的越没钱。
钱就那么多一点,
你以为分不完?

有钱的更有钱,
没有钱的怎么办?
说什么公平竞争,
你不见恶霸横行!

离开北京我要回故乡,
在车上遇见一位老人。
他跟我说起这些,
他说他看不惯。

看不惯啊善良的人们,
还有你们看不下去的一天。
可罪恶还要你们往下看,
可恶霸还要你们笑开颜。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太善良,
为非作歹的人巴不得这样。
好心的人们啊你们太健忘,
你们祖先怎会这样好商量?!

离开北京我要回到从前,
找那些教我真理的亲人,
问他们为了什么去斗争?
为了什么去牺牲?

为什么贫富不均?
是因为为富不仁!
为什么好坏不分?
是因为没有斗争!

附: (转贴) 黄金刚:《吟唱生涯》

出品:康艺音像

1995年

收藏指数:★★★★★

歌曲细录:01没有人的地方/02梦中的林卡/03另一个工人的观点/04地铁眼睛/05朝霞、朝霞、朝霞/06西藏新娘/07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08再见

唱片推荐:黄金刚1970年生于四川永川,曾就读于中央团校,著有歌集《吟唱生涯》。这张专辑的出现应该使我们暗生羞愧,在风花雪月的成长中、在歌舞升平的旅程里,黄金刚的歌声带着麦田的芬芳和大地的母语迎面而来,用诗人犀利的目光、工人苦难的背影为利刃,剖开我们幸福的假相,并一再用他那并不圆润的歌喉告诉世界:我生活在民间、我歌颂在民间。

是啊,有多少年过去,再没有人用这样粗糙的方式提醒已安睡的灵魂,我们已经习惯用轻佻的眼神唱无关痛痒的情歌,习惯居住在城市并把过去遗忘。“妈妈,你听我说,我发现世上只有两个人,穷人和富人,纽约和耶路撒冷,我不是他们;妈妈,你听我说,我发现世上只有两个人,好人和坏人,天堂和地狱,我分不清他们。”黄金刚的吟唱胜过多少诗人的苍白,胜过多少漂亮的衣服时尚的晚宴……曾几何时,歌唱如原野、河流一样自然,像山川、天空般豁达,像篝火旁的舞蹈一样快乐,曾几何时,我们相信朝霞在城市升起,夜晚繁星满天,可又在什么时候,我们失去这一切,陌生的情节代替了梦想的起落,把玻璃花瓶插上塑料玫瑰花。

假如黄金刚被承认是个具有悲剧意识的行吟诗人,那么《吟唱生涯》是他对农业文明一次沉重的回望,搅拌着个人苦难、时代印迹与阶级斗争,同时也注定被浅薄空洞的表象抛离公众的眼睛,成为城市的牺牲品、工业化的打压对象。毫无疑问,黄金刚是属于麦田属于丰收和那份纯粹的,但当他用行走土地的姿势踏上城市的柏油路,一切都改变了:“地铁开得好快,我们隔得好远,地下并不比地上更加黑暗,我熟悉这个空间,我不再熟悉你,他们加快了速度是为了拉开我们的距离,我们隔得……”

好了,音乐不是黄金刚的主题,他主张的“汉藏和声”、民间音调都隐退在一个青年的思索里,从城市到乡村,从组织到人民,《吟唱生涯》力图展现一个曾经的理想国是这样被现实侵蚀腐化,而生活底层的他与他们是如此清醒和无奈又充满希望:写歌的人不会识字忘了方言也忘了母语,看报的人假装沉默像在偷看城市日记,开车的人心不在焉告诉我等待的人早已过去,可是我为什么看见了朝霞……这正是我们怀念《吟唱生涯》的理由,也是注定被更多数人埋葬的纯真。

凤凰传奇是深圳的一个组合。主唱玲花是来自内蒙古的蒙古姑娘。

”月亮之上“专辑制作基本由何沭阳一手包办,2005年出版。

该曲流传应部分归功于05年超女纪敏佳,因其参赛常唱此歌。

月亮之上

词曲:何沭阳
演唱:凤凰传奇

我在仰望 月亮之上
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昨天遗忘啊 风干了忧伤
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生命已被牵引 潮落潮涨
有你的远方 就是天堂

谁在呼唤 情深意长
让我的渴望象白云在飘荡
东边牧马 西边放羊
野辣辣的情歌就唱到了天亮
在日月沧桑后 你在谁身旁
用温柔眼光 让黑夜绚烂

我等待我想象 我的灵魂早已脱僵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
看见的看不见的 瞬间的永恒的 青草长啊大雪飘扬

节奏响起 煽动了想象
让摇曳的身体开始开始思想
马头琴悠扬 马奶酒穿肠
我的爱情蹦跑在呼伦贝尔草原上

你的善良 我不能不抵抗
你的纯洁 将我的心紧紧捆绑
OH 你的笑容 让我找到了最后信仰
美丽的月亮 你让霓虹黯淡无光